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增埗公园有座“小中山纪念堂”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增埗公园,位于广州市荔湾区福州路8号。它位于广州的老工业区西村,毗邻西增路,一个简朴到极点的红底白字的牌子上,写着四个大字“增埗公园”.公园的主体建筑为四合院式的主楼,红柱黄墙绿瓦白栏杆,有小型“中山纪念堂”之称。楼房窗户风格多样,其中副楼金钟形的窗户甚少见,很有特色,主楼前有一池绿水,旁生一株大榕树;背后地势稍高,拾级而上,是读经楼,相传为黄冠章先生母亲读经处,有一小溪流自高处流向池塘。左有山门,右有一幢两层建筑物,所谓前有照,后有靠,左右都有抱,正合传统的风水格局,更可喜的是这里古木森森,绿草遍地,漫步其中,使人身心愉悦,是消闲的好地方。

    “翻版”纪念堂它的名字叫“对山园”。是上个世纪30年代与中山纪念堂同期建造的建筑,而且它的设计、用料都与纪念堂如出一辙。这不仅仅是一个巧合。“对山园”的主人,是当时“广东王”陈济棠的军需处处长黄冠章。黄冠章是当时广东防城(现属广西)人,早年毕业于广东法政专门学校,据说是“以廉名勤慎见知于”陈济棠。也许是对其人品的信任,黄冠章可谓官运亨通,官至第一集团军需处少将处长,并兼广东省银行副行长。可以说,当时广东的“钱袋子”就是他管着的。

    “对山园”的风格,像是广州的“避暑山庄”。它是一座五开间重檐歇山顶的殿堂式建筑,木结构屋顶,并采用当时先进的钢筋混凝土技术。它既有北方特色的方椽,又有岭南特色的“鸡胸飞子”,体现了中西结合、南北结合的特色,可以说是广州民国初期中国古代建筑的特例。它的设计堪称经典。首先是聚散结合:建筑主体部分有前堂、后堂、侧厢,离开主体建筑不远则有一幢二层小楼,大堂和二层小楼通过廊桥连接;其次是高低结合:大堂建在平地上,而山上则建有亭楼;同时,这里的建筑又与园林、水景结合,互为配景,相得益彰;最让人看到眼花缭乱的,还是“对山园”的中西、南北结合。在这里,你既可以看到北方宫殿式的诸多元素,也能感受到南方建筑的朴素、清雅和通透。这里的主体建筑以北方特色建筑为主,附属房子却是岭南民居风格。装饰的细节上,既有中国传统式的隔扇门窗和上下窗,也有西式的柚木地板和壁炉……

 

    而最特别的要数那些“钟形窗”,这个别致的图案与中山陵的俯视图极为相似,而在中山纪念堂里也有很多类似的钟形符号。它以座钟的轮廓勾勒出窗户的外形,内饰横竖木质框架,可前后推拉,也可上下开合,精巧而多变,在广州绝无仅有。

    黄冠章并没有在这个他颇费心力建造的别墅里生活太长的时间。

  1945年,黄冠章积劳成疾去世,时年仅仅47岁。“弥留时,犹谆谆于教务之改进,校舍之增建,语不及私。”

  根据黄冠章的遗愿,1946年把对山园别墅群落改办为导正中学,导正中学从1946年创办,至1949年结束,前后四年。建国后,对山园成为了广州杂技团的训练基地。再往后,这里慢慢地变成了民居住宅,最多时入住过三十多户人家。

        1958年,广州市基建需要大量石灰,对山园外延部分至增埗河一带被征用,兴建广州石灰厂。对山园建筑物与后来临建的平房成为居民住宅。二十世纪70年代初期,石灰厂不再生产石灰,转为广州电石厂生产电石,直到1999年电石厂外迁,厂房弃置。现在工厂搬迁,只留下两座24米高的水泥塔,是当年石灰厂留下的建筑物,因为它曾代表了广州工业发展的一段辉煌,此地确定兴建公园后,有关部门特意决定将它保留下来。

    2001年,广州市政府和荔湾区政府决定把对山园一带纳入青山绿地重点工程,恢复对山园本来面貌,兴建增埗公园。2005年9月,黄冠章建筑群被广州市文化局定位为文物登记保护单位,建筑开始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进行修缮,2005年10月开工,2007年春节前全部完成,并对外开放。

    历经大半个世纪的风霜,这座别墅在新世纪里得到复建,别墅群的园林景观经过复原和改造翻新,则成了今天的增埗公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