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游客版>文化旅游
广州日报:锦纶会馆平移 开了全世界先河(组图)
字体大小:   
保护视力色:

(图:锦纶会馆)

(图:鳌鱼护珠)

 

  1723年,即清雍正皇帝登基的这一年,距离广州城西门约一公里的一片平地上,建起了一座三进式锅耳房。这就是锦纶会馆。这座外观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建筑,是广州纺织行业的会馆。始建者们恐怕不会想到,278年后,很多人会为怎样把它完好地保存下来操碎了心;他们更不会想到,一座房子居然可以像搬箱子一样,整个搬到80米外。

  广州这座老城,镌刻在时光中的有无数寻常巷陌。城市要发展,人要来来去去,不能因循守旧,也不能总是推倒重来。在迭代的积淀之上,如何立起创新之魂?作为当时国内最大规模的古建平移,也是首例砖木结构古建平移,锦纶会馆在17年前的实践,今天来看仍是一个好榜样。

  用科技的力量为文物保护赋能

  2001年8月19日上午九时三十分,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锦纶会馆平移正式开始。截至下午5时,顺利完成了第一天的正式平移工作,共平移2.877米,加上前日试平移0.97米,共平移3.847米。当时,现场总指挥李小波以及三位高级工程师就在锦纶会馆“腹中”一张简陋办公桌前,紧张地进行着工程进度指挥工作。虽然整个锦纶会馆正在悄悄地以65毫米/分钟的速度向前移动,但据当时在现场采访的记者说,站在会馆内部“没有感受到一丝的震动”。李小波介绍,由于各号台的技术人员同时制动,且千斤顶用力均匀,所以常人察觉不出震动。

  完成了第一天的平移后,锦纶会馆进入休整状态,几天后才继续平移。这是因为平移项目是一项综合性的工程,与之配套的还有地下停车场以及馆前广场,平移后的锦纶会馆将坐落在地下停车场的上盖部分。当时地下停车场尚未完工,且会馆新铺设轨道的混凝土需要时间养护凝固。这也是锦纶会馆向上平移1.085米的原因之一。23天后,锦纶会馆终于完成了平移的一期工程——长达80米的横向平移。之后开始1.085米的顶升。

  第一期平移到位后,为了不影响停车场的工程,施工人员在平移的上下轨道之间、纵横夹梁交叉处的70个承台上,安置了140台千斤顶。它们同时用力,托起重2000吨的老馆。此外,为了保护整个会馆的上层建筑,修建了一个刚度很大、近乎绝对均匀的底盘。据当时参与工程的专家说,顶升的关键有两个。其一,“保持千斤顶同步”,这是重中之重,由于布点多,一旦千斤顶不同步,极易造成底盘倾斜,压力失调。第二,整个会馆的倾斜度也一定要把握好。顶升1.085米后,锦纶会馆底下铺设了13条横向轨道。之后锦纶会馆又进行了22米的纵向平移,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今天到锦纶会馆参观的人,会发现它正好处于古刹华林寺的门外。它们共同构成了城中一处珍贵的文物景观。

  创造了两项载入史册的纪录

  作为广州市唯一幸存的行业会馆,锦纶会馆见证了中国资本主义的萌芽。它是旧广州纺织业老板们聚会、议事场所。1997年锦纶会馆被广州市确定为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它曾先后经历过五次修缮,多次重建以及“七十二家房客”的居住,会馆内至今还保存21方碑记。孙中山先生曾提出锦纶会馆要“永远保留”。不过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1999年,广州市与荔湾区共同修建一条贯穿西关的南北主干道——康王路,锦纶会馆就位于康王路上的长寿路与下九路之间。于是,究竟是让锦纶会馆“拆迁让路”,还是道路设计适当绕行以保存会馆建筑,成为当时人们非常关注的热点问题。为尽量保持会馆的历史文化价值,决定对会馆进行整体平移。

  当时的锦纶会馆,经过278年的风吹雨淋,建筑已腐败不堪,结构松散。这个高难度的施工方案,是全国最大规模的古建筑平移工程,也吸引了省内专家同行前来现场参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曾亲赴平移现场观摩,见证了科技给文物保护带来的创新之举。

  一般的平移是动柱子或墙壁,而建筑的基础仍然留在原地,这要求建筑物具有较强的整体性, 而锦纶会馆的结构非常松散,平移的难度大。当时已有两次平移经验的广州鲁班公司,用钢管对会馆进行了大包扎,并在会馆地下建起了钢筋混凝土的托盘,将整个建筑连“根”托起之后平移。行内专家评论,这个工程创下了两项可载入史册的纪录:一是在我国砖木结构的古建筑中把上部结构连同基础一起整体移位的尚属首例;二是在整体移位过程中, 包括了平移、升高顶升、转向转轨再平移这样复杂的技术,且取得圆满成功,这在国内外都属第一次。

  保存了它

  就保存了一段广州外贸的鲜活历史

  学者们指出,广州的手工业产品遐迩闻名,丝织业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它起步早,至明清时更臻成熟。明末清初时的广东著名学者屈大均这样描述“广之线纱与牛郎绸、五丝、八丝、云缎、光缎,皆为岭外、京华、东西二洋所贵”。 清雍正年间的《广东通志》也记载“粤缎之质密而匀,其色鲜华,光辉滑泽”。广州的丝织品远销海内外,贡献于朝廷。北京故宫博物院当年调拨给广州博物馆的几匹广州彩缎,精致华美,至今依然鲜艳如新,可以看出广绣的卓越风采。广州丝织业的产品多为外销货,锦纶会馆时期,销往五大洲的多个国家。根据行内人士回忆,若按销售地域,锦纶行可分五行,即洋行庄三行——安南货行、新加坡行、孟买货行,另有本地纱绸庄行及福州货庄行。其中孟买货要染色挑花,较他行货色更为讲究,贸易额也较大。

  17世纪以前,菲律宾的马尼拉是中国与拉丁美洲丝绸贸易的枢纽。1587年,一艘从马尼拉驶往墨西哥的西班牙帆船,就载有200万西元的中国丝绸。清代,从马尼拉启航的船只,每艘装载的中国丝货亦多至1200箱。

  考古专家们还指出,锦纶会馆的平移,也是所处区域文物的一次集中整理。首先,对平移前的锦纶会馆进行全面的精密测绘,需拆卸和维修的构件逐一编号。当时挖出的石板全部编好号,在施工场地内清理出足够的地方放置,由施工单位负责保管好,平移到位后再重新按编号回填。第二,会馆内的所有碑刻都是极为珍贵的文物,是平移工程中保护的重点。经过文物工作者进行现场调查、拓片、测量等一系列的工作并整理后,记录了各石碑的具体位置甚至相互之间的间距,在锦纶会馆测绘平面图上逐一标注,并全部进行拓片。对个别危险的构件和19块碑刻,设计单位和文物专家现场确定了特别的加固措施。碑刻随整座建筑—起平移,碑石的正面盖海绵,再用夹板和木枋牢牢地固定在墙上,碑、石与墙之间的空隙灌满河沙,以防止碑石在移动的过程中被压碎。

  今天看锦纶会馆的平移,仍然让人赞叹不已。专家们评价,它的平移成功,为解决城市建设和古文物保护这一矛盾提供了一种新的选择,同时为我国在建筑物平移方面又增添了精彩的一笔。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